办事指南

那些刘姨们啊

点击量:   时间:2017-08-22 03:45:11

繁�w中文 单身女人的人到中年,比一般女人更为难过,因为人人都觉得一个女人这么活不像话,老了还得找个男人挂靠着但要想被男人收留,你就得处理、大贱卖,接受被盘剥的命运那些刘姨们啊,世道对她们虎视眈眈,缺少友善 文/晚睡姐姐 大概是被影视剧暗示的结果,很多人都觉得男人一旦出轨,情人肯定比老婆强,否则为什么要出轨呢,这事不好解释啊 以前刘姨也是这么想的 刘姨年轻的时候是个清秀的姑娘,到了四十岁也不显老,她爱干净,干活麻利,整天把自己收拾得体体面面的虽然高中毕业,文化水平一般,只是个工厂的工人,但她的日子过得并不枯燥,偶尔还写写文章,也不图发表,写完放在家里自己看 刘姨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像妈妈,一个像爸爸刘姨的老公也是个工人,典型的大老粗,爱喝酒,愿意往外跑,不爱做家务,刘姨也习惯了,他外面事多干点,家里刘姨多操心点,市井人家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也出轨了而且出轨是一个超级超级不像女人的女人,那人穿42号鞋,梳着男人头,膀大腰圆,100多斤的大麻袋胳膊一夹就走她哪里比自己好了,刘姨想不开呀,有一段时间,她几乎魔怔了,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42号鞋啊42号鞋……”用手比划着 女儿都那么大了,夫家的人都劝她不要离婚,她自己也不想离婚她是传统的女人,离开男人是传统女人最大的失败,她恐惧中年失婚女人的这种身份熬吧,熬到他蹦�Q不动了,自然就会回家了,多少女人都是这样过了一辈子 她忍下来,不吵不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没什么用,男人心已经不在家里了,整天往“42号鞋”家里跑开始的时候还找点借口,后来就是明目张胆的越回来越晚她和“42号鞋”的家就隔着一条小路,她家的前窗户正好对着她家的后窗户,她整晚的守在窗边看着自己的男人公然和别的女人相会,她心里苦得啊,没法说气急了会捡石头偷偷打对面窗子的玻璃,或者一口口吐吐沫 终于有一天,男人回来摊牌,不是刘姨希望的改邪归正,而是要求离婚,好和“42号鞋”结婚刘姨快气疯了,死活不同意男人的蛮劲上来,日子也不好好过了,孩子也不管,回到家里看什么都不顺眼,成天找茬,动不动就骂骂咧咧,偶尔还对刘姨举起拳头 就算是这样刘姨也不离婚,人人都说她男人是鬼迷心窍了,她也这么想治个感冒发烧还要有个过程呢,更何况要忘掉一个大活人呢,再多给他点时间女儿替她打抱不平,她还劝女儿不要恨爸爸,谁都有糊涂的时候 刘姨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男人频繁动手,刘姨经常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开始还找借口说自己摔的,后来索性连借口都不找,邻居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刘姨觉得自己顾了二十多年的脸在这几年都荡然无存了后来她终于同意离婚,没别的,只因为有一天她被男人拎着头发拖出家门,她在一片混乱和疼痛中,用眼睛的余光看到“42号鞋”靠在自己门前悠闲的嗑着瓜子,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场演穿帮的烂戏 这一刻,肉体上的疼痛比不上心里的痛更深,刘姨终于彻底对这个男人绝望了,为何要忍受这份屈辱,为何要这么糟践自己,都是过一天少一天的生命啊,都是爹生父母养的啊 带着两个女儿,刘姨离开了家开始刘姨整夜整夜睡不着,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男人和“42号鞋”不得好死,后来也想开了,服气不服气,日子都得过,人是活的,事儿是死的,人不能跟事较劲再后来,她都懒得提起这俩人――就当他们死了,心头这口怨气不可能完全消散,她只是做到将他们压缩在生命中最小的角落之中 刘姨能干,心也善,经常有人给她介绍老伴,女儿大了,也都开通,支持她找一个她见过一些,但现在的老头们都太精明了,或者说老头们的子女们都精明,都要求不登记,只把铺盖卷搬到一起住,女人的基本使命就是伺候老头到老还有的家里有房子也不打算让老两口住,就在外面租房子,活一天租一天,等有一天老头过世了,房子一退,对不起你哪来的回哪去,任何财产上的纠葛都没有 刘姨很快就想明白了,“他们都是在找保姆,不是找老伴呢”那还不如索性直接当保姆呢,还有钱赚 刘姨到我家的时候正好50岁,是她帮我将儿子一手带大有时候我们聊天,我问她:“如果他回头求你,你们会复婚吗”因为男人到底也没有和“42号鞋”结婚,大家都觉得他们还有复合的机会,连我妈都劝她,“男人还是原配的好”刘姨斩钉截铁:“就算地球上只剩下他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和他继续过下去了” 心不完全是伤透了,其实也是看开了刘姨偶尔也会羞涩的别别扭扭的说起爱情,“女人谁不想要男人疼呢,有爱情当然好了,但如果随便找个坏男人过,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呢” 前几年,刘姨的前夫癌症晚期,亲戚们又找上门,劝她将前夫收留回来,“好歹也是原配,你不管他就没人管他了” 刘姨只有冷笑,“我就那么稀罕当原配吗”刘姨放话,女儿照顾他爸那是父女感情,她不会拦着,但她自己肯定不会帮忙了那场婚姻是噩梦,她既然爬上岸,就断然不可能再回头“两口子就像买一张船票过河的人,到岸,船票就作废了,你能拿着旧船票要求再过一回河吗” 这么多年,刘姨一直是一个人她恋爱过,像个小姑娘一样地写着情诗,但她并没有选择结婚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偶尔她们会替她犯愁,“老了身边也没个人照顾怎么办”她很潇洒,“不能动了我就把房子一租,去住养老院”她算看透了:“你以为你现在有男人,等老了就一定能指得上了吗” 刘姨说,女人这辈子愁事太多了,没嫁的时候担心没人要,嫁出去又担心守不住男人,其实想开了,看破了,有什么啊谁不是孤单单的来,又孤单单的走,再好的夫妻都有撒手的时候“你见谁家两口子一起走的一起抬出去,那是煤气中毒”曾经一本正经的刘姨也学会了幽默 前几天和一个中年离婚的朋友聊天,她说原来以为家里没有一个男人很多事情女人都应付不了,现在才发现,“除了合法生育外,男人能做的事,钱都可以代替”以前马桶坏了她只知道喊“老公,快来”,现在发现原来一个电话,就会有专业人士来解决问题,“一切水电煤气搬家装修打扫卫生都可以找家政公司搞定”,从这一刻,她因为离婚所带来的无助感开始消失 用她的话来说,“当我恢复了直立行走,我才发现,自己死活不能放手这个男人,并不是因为爱,而是自己的依赖、胆怯和无能” 现在她的核心任务是努力赚钱,“钱买不来体面,但有钱才能确保尊严和体面得以实现”再婚这件事情她也看得特别淡,“我能活到75就差不多了,还有三十年的生命这三十年中,工作,挣钱,锻炼身体,四处旅游,陪儿子,带孙子,任何一件事,都比伺候一个老头子有意义”有合适的就拿来恋爱,她并不抗拒男人接近,只是,“欢迎骗色,拒绝骗财” 是的,人到中年,要看紧自己的荷包,因为钱比男人更可靠更管用 我在她身上,仿佛看到了刘姨的影子单身女人的人到中年,比一般女人更为难过,因为人人都觉得一个女人这么活不像话,老了还得找个男人挂靠着但要想被男人收留,你就得处理、大贱卖,接受被盘剥的命运那些刘姨们啊,世道对她们虎视眈眈,缺少友善 即使这样,她们也努力活下去,即使磕磕绊绊跌跌撞撞人生从不完美,每个人都有旁人看不见的眼泪和伤痛,她们的尤其多,但她们长得像野草,知道无人看顾所以必然要比其他人更多一点坚强 电影《生活秀》里,苦命的漂亮姑娘来双扬在母亲去世后,摆小摊把弟弟妹妹养活大,为了生存,她变得泼辣精明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婚姻之后,她留在熙熙攘攘的吉庆街卖鸭脖弟弟进了戒毒所,哥哥嫂子把孩子丢给她,来家的房子被别人抢占不归还,暧昧卓雄洲若即若离――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来双扬一个人坚强地活着每天晚上,她拿着菜刀熟练的剁着鸭脖,一刀一刀,仿佛将所有的坎坷和不顺利都从这股力量中发泄了出来 生活需要有股狠劲,不够狠的人会在涕泪交流之间错失与幸福的会面唯有凶猛地活下去,才能让生的恐惧一点点消散,新的命运逐渐现出眉目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论坛 单身女人的人到中年,比一般女人更为难过,因为人人都觉得一个女人这么活不像话,老了还得找个男人挂靠着但要想被男人收留,你就得处理、大贱卖,接受被盘剥的命运那些刘姨们啊,世道对她们虎视眈眈,缺少友善 文/晚睡姐姐 大概是被影视剧暗示的结果,很多人都觉得男人一旦出轨,情人肯定比老婆强,否则为什么要出轨呢,这事不好解释啊 以前刘姨也是这么想的 刘姨年轻的时候是个清秀的姑娘,到了四十岁也不显老,她爱干净,干活麻利,整天把自己收拾得体体面面的虽然高中毕业,文化水平一般,只是个工厂的工人,但她的日子过得并不枯燥,偶尔还写写文章,也不图发表,写完放在家里自己看 刘姨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像妈妈,一个像爸爸刘姨的老公也是个工人,典型的大老粗,爱喝酒,愿意往外跑,不爱做家务,刘姨也习惯了,他外面事多干点,家里刘姨多操心点,市井人家的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也出轨了而且出轨是一个超级超级不像女人的女人,那人穿42号鞋,梳着男人头,膀大腰圆,100多斤的大麻袋胳膊一夹就走她哪里比自己好了,刘姨想不开呀,有一段时间,她几乎魔怔了,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42号鞋啊42号鞋……”用手比划着 女儿都那么大了,夫家的人都劝她不要离婚,她自己也不想离婚她是传统的女人,离开男人是传统女人最大的失败,她恐惧中年失婚女人的这种身份熬吧,熬到他蹦�Q不动了,自然就会回家了,多少女人都是这样过了一辈子 她忍下来,不吵不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但没什么用,男人心已经不在家里了,整天往“42号鞋”家里跑开始的时候还找点借口,后来就是明目张胆的越回来越晚她和“42号鞋”的家就隔着一条小路,她家的前窗户正好对着她家的后窗户,她整晚的守在窗边看着自己的男人公然和别的女人相会,她心里苦得啊,没法说气急了会捡石头偷偷打对面窗子的玻璃,或者一口口吐吐沫 终于有一天,男人回来摊牌,不是刘姨希望的改邪归正,而是要求离婚,好和“42号鞋”结婚刘姨快气疯了,死活不同意男人的蛮劲上来,日子也不好好过了,孩子也不管,回到家里看什么都不顺眼,成天找茬,动不动就骂骂咧咧,偶尔还对刘姨举起拳头 就算是这样刘姨也不离婚,人人都说她男人是鬼迷心窍了,她也这么想治个感冒发烧还要有个过程呢,更何况要忘掉一个大活人呢,再多给他点时间女儿替她打抱不平,她还劝女儿不要恨爸爸,谁都有糊涂的时候 刘姨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男人频繁动手,刘姨经常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开始还找借口说自己摔的,后来索性连借口都不找,邻居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刘姨觉得自己顾了二十多年的脸在这几年都荡然无存了后来她终于同意离婚,没别的,只因为有一天她被男人拎着头发拖出家门,她在一片混乱和疼痛中,用眼睛的余光看到“42号鞋”靠在自己门前悠闲的嗑着瓜子,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场演穿帮的烂戏 这一刻,肉体上的疼痛比不上心里的痛更深,刘姨终于彻底对这个男人绝望了,为何要忍受这份屈辱,为何要这么糟践自己,都是过一天少一天的生命啊,都是爹生父母养的啊 带着两个女儿,刘姨离开了家开始刘姨整夜整夜睡不着,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男人和“42号鞋”不得好死,后来也想开了,服气不服气,日子都得过,人是活的,事儿是死的,人不能跟事较劲再后来,她都懒得提起这俩人――就当他们死了,心头这口怨气不可能完全消散,她只是做到将他们压缩在生命中最小的角落之中 刘姨能干,心也善,经常有人给她介绍老伴,女儿大了,也都开通,支持她找一个她见过一些,但现在的老头们都太精明了,或者说老头们的子女们都精明,都要求不登记,只把铺盖卷搬到一起住,女人的基本使命就是伺候老头到老还有的家里有房子也不打算让老两口住,就在外面租房子,活一天租一天,等有一天老头过世了,房子一退,对不起你哪来的回哪去,任何财产上的纠葛都没有 刘姨很快就想明白了,“他们都是在找保姆,不是找老伴呢”那还不如索性直接当保姆呢,还有钱赚 刘姨到我家的时候正好50岁,是她帮我将儿子一手带大有时候我们聊天,我问她:“如果他回头求你,你们会复婚吗”因为男人到底也没有和“42号鞋”结婚,大家都觉得他们还有复合的机会,连我妈都劝她,“男人还是原配的好”刘姨斩钉截铁:“就算地球上只剩下他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和他继续过下去了” 心不完全是伤透了,其实也是看开了刘姨偶尔也会羞涩的别别扭扭的说起爱情,“女人谁不想要男人疼呢,有爱情当然好了,但如果随便找个坏男人过,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呢” 前几年,刘姨的前夫癌症晚期,亲戚们又找上门,劝她将前夫收留回来,“好歹也是原配,你不管他就没人管他了” 刘姨只有冷笑,“我就那么稀罕当原配吗”刘姨放话,女儿照顾他爸那是父女感情,她不会拦着,但她自己肯定不会帮忙了那场婚姻是噩梦,她既然爬上岸,就断然不可能再回头“两口子就像买一张船票过河的人,到岸,船票就作废了,你能拿着旧船票要求再过一回河吗” 这么多年,刘姨一直是一个人她恋爱过,像个小姑娘一样地写着情诗,但她并没有选择结婚两个女儿都不在身边,偶尔她们会替她犯愁,“老了身边也没个人照顾怎么办”她很潇洒,“不能动了我就把房子一租,去住养老院”她算看透了:“你以为你现在有男人,等老了就一定能指得上了吗” 刘姨说,女人这辈子愁事太多了,没嫁的时候担心没人要,嫁出去又担心守不住男人,其实想开了,看破了,有什么啊谁不是孤单单的来,又孤单单的走,再好的夫妻都有撒手的时候“你见谁家两口子一起走的一起抬出去,那是煤气中毒”曾经一本正经的刘姨也学会了幽默 前几天和一个中年离婚的朋友聊天,她说原来以为家里没有一个男人很多事情女人都应付不了,现在才发现,“除了合法生育外,男人能做的事,钱都可以代替”以前马桶坏了她只知道喊“老公,快来”,现在发现原来一个电话,就会有专业人士来解决问题,“一切水电煤气搬家装修打扫卫生都可以找家政公司搞定”,从这一刻,她因为离婚所带来的无助感开始消失 用她的话来说,“当我恢复了直立行走,我才发现,自己死活不能放手这个男人,并不是因为爱,而是自己的依赖、胆怯和无能” 现在她的核心任务是努力赚钱,“钱买不来体面,但有钱才能确保尊严和体面得以实现”再婚这件事情她也看得特别淡,“我能活到75就差不多了,还有三十年的生命这三十年中,工作,挣钱,锻炼身体,四处旅游,陪儿子,带孙子,任何一件事,都比伺候一个老头子有意义”有合适的就拿来恋爱,她并不抗拒男人接近,只是,“欢迎骗色,拒绝骗财” 是的,人到中年,要看紧自己的荷包,因为钱比男人更可靠更管用 我在她身上,仿佛看到了刘姨的影子单身女人的人到中年,比一般女人更为难过,因为人人都觉得一个女人这么活不像话,老了还得找个男人挂靠着但要想被男人收留,你就得处理、大贱卖,接受被盘剥的命运那些刘姨们啊,世道对她们虎视眈眈,缺少友善 即使这样,她们也努力活下去,即使磕磕绊绊跌跌撞撞人生从不完美,每个人都有旁人看不见的眼泪和伤痛,她们的尤其多,但她们长得像野草,知道无人看顾所以必然要比其他人更多一点坚强 电影《生活秀》里,苦命的漂亮姑娘来双扬在母亲去世后,摆小摊把弟弟妹妹养活大,为了生存,她变得泼辣精明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婚姻之后,她留在熙熙攘攘的吉庆街卖鸭脖弟弟进了戒毒所,哥哥嫂子把孩子丢给她,来家的房子被别人抢占不归还,暧昧卓雄洲若即若离――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来双扬一个人坚强地活着每天晚上,她拿着菜刀熟练的剁着鸭脖,一刀一刀,仿佛将所有的坎坷和不顺利都从这股力量中发泄了出来 生活需要有股狠劲,不够狠的人会在涕泪交流之间错失与幸福的会面唯有凶猛地活下去,才能让生的恐惧一点点消散,新的命运逐渐现出眉目 本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