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新疆的清真寺空了,处罚营满了

点击量:   时间:2018-01-14 02:39:04

资料图片:新疆喀什清真寺的早晨(路透社) 新疆“再教育营”合法化的消息受到了德媒的关注《南德意志报》将目光转向“摆平”藏人和维吾尔人的一个关键人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西德意志汇报》则指出,除了“再教育营”,中国当局也出台措施试图改变维吾尔人的饮食习惯 “在习氏中国,要想明确知道每个官员做了哪些事,有哪些成就,并不容易,更别说,如果这些官员是在偏远地区就任因为个人的成就要算进党和伟大主席的成就里去但陈全国是个例外62岁的他在官场打拼已久,一些年来成了’干粗活’的是他替党把令人担忧的少数民族’摆平’:藏人和维吾尔人”–《南德意志报》周四(10月11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开头这样写道文章接着指出,陈全国的名字与中国新疆建立的世界最大的关押营系统以及创新的压制手段紧密相连 “作为西藏党委书记,2011-2016年,他完成了前任没能做到的事情:消除一切反抗他让一切偏离于党的声音归于沉寂2016年夏天,陈开始在新疆工作他在西藏尝试过的,都在这里用上了,并且是以两倍的力度和速度陈就任前,一年招聘9000个职位2016年则增加到32000人,再过一年又翻了一倍” 该文题目是《清真寺空了,处罚营满了》作者Kai   Strittmatter写道:“他在该地区布满警察岗哨、监视摄像头和线人网络如今,清真寺空了,但营地满了在这里,陈的使命也是:对宗教–如果还存在、可见的话–进行’汉化’如今,不少观察人士问道,陈在西藏和新疆尝试的模式,是否有一天会推广到全中国,–甚至可能不仅如此” 清真食品的“改革” 《西德意志汇报》刊登题为《穆斯林的再教育营和中国的清真禁令》一文,关注“再教育营”合法化,以及中国当局对清真食品采取的措施文章指出,乌鲁木齐检察院开展了一场去清真化运动,禁止带有“清真”字样的食品和产品 文章写道:“穆斯林将在古兰经中允许的东西叫做清真比如与猪肉相关的产品,或者以猪肉为原料的明胶是不吃的就连牙膏也有’清真’牙膏” “食堂将进行’改革’,以便每个人都能’品尝不同民族的美食’乌鲁木齐的官员还被要求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忠于共产党的誓言,相信马列主义,而不是宗教,将努力奋斗并坚决向’泛清真化’宣战” 文章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曾是前苏联主张的意识形态除了中国外,现在还有古巴、越南和老挝信奉马列主义但这和马克思主义学说本身没什么关系,可以被视为一种意识形态” 相关报道:年内扩大11倍!中国维吾尔集中营卫星间谍照曝光 新疆维吾尔集中营间谍照曝光,从2017年2月到2018年8月规模扩大了11倍之多(图撷取自推特) 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穆斯林问题严重,1名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法律系学生在推特上贴出间谍照,当中显示新疆维吾尔集中营规模,从2017年2月到2018年8月扩大了11倍之多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法律系学生张尚恩(音译,Shawn Zhang)3日在推特上,公布新疆维吾尔集中营的间谍照片,地点位于新疆喀什市附近的疏勒县南部,他估算,该集中营在2017年2月时,佔地仅2.8万平方公尺,但在今年8月时,佔地已暴增至32万平方公尺 《商业内幕》指出,张尚恩贴出的间谍照分别为2017年2月、2017年8月、2018年6月、2018年8月所拍摄,目前新疆约有800万名维吾尔人,人权人士推测中国政府在集中营裡关押至少100万名维吾尔人,并竭尽所能虐待他们,张尚恩公布照片后,在中国的亲属们已被警方找上 好文推荐:官媒:新疆大地,一场“思想解放运动”正在上演! 两年来,从巴里坤草原到帕米尔高原,从阿尔泰金山到叶尔羌河畔,一场伟大的新时代思想解放潮流,如暴风骤雨,正洗涤着这片占全国六分之一国土的广袤大地,并深刻地影响着新疆各族群众的日常与未来 这场群众性自发地顺应时代进步、历史发展的思想解放,从最初的星星之火,到如今的燎原之势,各族群众正以前所未有、不可阻挡的迅疾步伐,挣脱宗教极端主义的思想牢笼,摆脱中世纪的陈规陋俗束缚,并将那些“三股势力”的簇拥者、那些境外反动势力的代理人、那些流窜的宗教极端鼓吹者、那些隐藏在幕后的“两面人”一一打倒,扔进历史的坟墓此实为新疆千百年来未曾有之盛况 “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面对这场潮流,有些人跳着脚地骂“糟得很”最近有些西方国家气急败坏,如泼妇般在国际场合骂街,甚至扬言要对中国实施“制裁”难道事情真的像他们喊得那样“糟得很”吗 笔者从沿海城市到新疆已有十多年,这些年从北疆到东疆,再到南疆农村,每个地方短则大半年,长则数年,期间有幸经历了这一场思想解放,也曾发过几篇拙文这期间,笔者的亲身见闻与那些说“糟得很”的人恰恰相反,各族群众对这场思想解放潮流无不是说——“好得很”! 那些不信教的群众说“好得很”很多群众本是不信教的,以前的时候,宗教“野阿訇”来敲门质问他们为什么不去做礼拜,他们招惹不起,只好搪塞说自己在家做礼拜,然后偷着在院子里进行劳动生产这两年,那些横行乡里的“野阿訇”被觉醒的群众们打倒了,如今这些群众每天从早忙到晚,有的开着拖拉机在农田里辛勤劳作,有的外出务工经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那些信教的群众说“好得很”以前受宗教极端思想侵害,他们不仅耽误正常的生产,有些还将本就不多的收成被“捐”给了宗教极端势力,有的辛辛苦苦经商获得的收入也被“集资”给了宗教极端势力这两年,宗教场所规范了,名目繁多的变相“宗教税”也销声匿迹了,贫困群体掌握了自己的钱袋子,那些富裕户们也积累下了再生产的更多资金宗教人士也说“好的很”在中国的土地上,每个公民都应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宗教人士也不例外,有的宗教人士找到我们,感谢我们整治了村里的“野阿訇”,现在他们可以正常讲经了有的宗教人士主动找到我们,问能不能把自己所在的宗教场所也规范一下,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进行农业劳动,足可见他们也有一颗勤劳致富的心 不信教的群众、信教的群众和那些宗教人士都说“好得很”,究竟是谁在说“糟得很”呢当然是那些妄图靠宗教极端思想来钳制群众思想,进而作威作福、榨取群众收入的“寄生虫”们千百万群众的觉醒,断了这些人的财路,把他们从高高在上的位子上拉了下来,并打倒在地,他们自然是要破口大骂“糟得很” 那些妇女们说“好得很”宗教极端思想猖獗的时候,她们被关在家里生孩子、看孩子,出门就要罩上笨重丑陋的罩袍,经常被家暴不说,还经常被念个“塔拉克”(一种宗教仪式)就得带着孩子净身出户,如同家具一样没有一点作为人的地位这两年,念“塔拉克”离婚被禁止,计划生育政策的落实使这里的妇女们不再是单纯的生育工具,觉醒起来的妇女们摘掉头巾走出家门走上工作岗位,越来越多的妇女开始通过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孩子们都说“好得很”前些年的时候,有些孩子在本应入学的年龄,被送到“地下讲经点”做“塔里布”,被那些道貌岸然,实则无半点真才实学的睁眼瞎“神棍”们灌输宗教极端思想,前途和未来一片灰暗如今,“地下讲经点”被觉醒的群众一扫而空,所有的孩子都坐进了宽敞明亮的国民教育学校教室,与同龄的孩子们同等的享受着科学文化的滋养,也彻底切断了愚昧无知的代际传递老人们说“好得很”前些年一些孩子们受宗教极端思想浸染,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有的甚至指老实巴交的父母为“异教徒”,连父母做的饭都嫌“不清真”,将民族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丢得一干二净如今,群众们觉醒了,把那些受到极端思想洗脑的年轻人被从害人害己的邪路上、绝路上拉了回来,有的认清形势选择了幡然醒悟,有的则通过社会的挽救重获新生,老人们觉得安心了,可以安度晚年了年轻人们也说“好得很”以前的时候,很多人恋爱的自由被极端思想所剥夺,一些跨越民族的真情也在极端思想的阻隔下无疾而终,有的年纪轻轻就“被”订了婚,甚至有的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就被家人许配给了她从未见过的中年大叔如今,醒悟的群众们,觉悟的青年男女们,冲破极端思想的锁链,他们公开、自由的恋爱,民族、信仰、习俗不再是爱情和婚姻不可逾越的鸿沟,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他们坚定的选择在一起 妇女们、孩子们、老人们和那些年轻人们都说“好得很”,到底是什么人在说“糟得很”呢自然是那些受极端思想洗脑,宣扬“男人比女人高一等”、把女人当成附属品的人;那些抱残守缺、妄图与我们争夺下一代来培植分裂毒草的人;那些妄图靠宗教剥削和宗教压迫不劳而获的人;那些不许别人恋爱,自己却一门心思琢磨着娶4个老婆、9个老婆甚至是未成年幼女孩的人千百万群众的觉醒,击碎了这些毫无羞耻、心理极度变态的人的意淫,眼瞅着幻想化作泡影,他们自然是要大骂“糟得很” 关于“糟得很”与“好得很”,本质上是由立场不同决定的这场思想解放潮流,把那些睡在“新疆还将乱下去”的迷梦里的境外反动势力、三股势力和“两面人”们一脚踹下,给了那些准备火中取栗,妄图从宗教极端主义泛滥、暴恐活动频发中分一杯“红利”的野心家们以当头一棒,这些人恼羞成怒,于是大骂“糟得很”,并编造各种谎言,恶意地攻击、满世界地造谣这些害怕群众觉醒的人咒骂“糟得很”是必然的,寄希望于他们夸“好得很”,未免太过天真而我们有些并不了解新疆实际情况的人,受他们的谎言、谣言的影响,上上网就以为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情”,敲敲键盘就轻易地认同了新疆“糟得很”的言论,这既是无知的表现,也是对自身言行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更是对新疆各族干部群众的付出极大的不尊重 所谓“过分了”“过头了” 新疆各族群众的觉醒一萌发,就有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大嚷“你们过分了,做的过头了!”群众抵制非法宗教活动,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信仰自由,过分了、过头了”;群众摘下蒙面罩袍,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个人自由,过分了、过头了”;群众摒弃陈规陋俗,这些人大喊“你们侵犯民族习俗,过分了、过头了”;群众选择遵纪守法,这些人大喊“你们胁迫少数民族,过分了、过头了”总之,但凡是群众们一丁点的顺应时代发展的自主抉择,都会被这些人称之为“过分了、过头了”那我们群众们就要理一理,到底是谁真正的过头了、过分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想着建立中世纪政教合一的奴隶制政权,妄图将群众变成“依靠主人的哑巴”,自己来做那个生杀予夺的奴隶主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摆脱宗教极端的束缚,追求自由幸福的生活的最基本的渴求,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三八妇女节都过到第一百零八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抱着男尊女卑的臭裹脚布,极度歧视女性,不把妇女当人看,强制女性出门穿的跟黑色垃圾袋一样,还要“目不斜视”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重新拿回女人也是人、男女平等的最基本的地位,只是追求自由与美的权利,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德先生与赛先生都来了一百多年了,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抱着中世纪的经书大搞“原教旨主义”,这也不让吃、那也不让喝,这也不让用、那也不让动,甚至连怎么拉屎擦屁股都要凑上来管一管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拿回自己选择何种生活,自己决定自己吃什么、喝什么、用什么的最基本的生活的权利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如今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法治宣传教育已经到了第七个五年规划,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却还在大喊着“教法大于国法”,煽动宗教狂热,把一切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视为敌人,引诱、蒙骗、胁迫无知群众当暴恐活动的炮灰而群众的觉醒,不过是想要安稳、安全的生活环境,免于动乱、流离、家破人亡的忧伤和恐惧而已相比之下,到底是谁过分、谁过火了 这些大喊“过分了”“过头了”的人,千百年来拿着奴隶制的“枷锁”把人民群众困在其中这些年来,受境内外形势影响,宗教极端势力又死灰复燃,野心膨胀,视人民群众生命如草芥,视群众对安定幸福生活的渴望如无物,将群众作为其制造分裂的工具,真是过分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今群众觉醒了,刚要打开束缚了自身精神的锁链,这些人就恶人先告状,满地打滚,大喊“过分了”“过头了”只准“三股势力”杀人放火,却不许群众点灯生活,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混账道理!说穿了,这就是境内外“三股势力”害怕新疆各族群众的觉醒,害怕他们发出正面的呼声! 所谓“自由和人权” 面对群众的觉醒,那些“三股势力”的境外“野爹”们也坐不住了虽然长期以来,某些西方国家作为一贯的麻烦制造者,打着“自由”“人权”的幌子炒作新疆问题已成为常态但像这两年这么急眼的,还真是不多见 敌对势力越是急眼,越说明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一旦我们的长效机制落地生根,一旦各族群众真正地觉醒,他们费尽心机培植的孝子贤孙、播下的毒草就会被群众连根拔起,新疆就永远不会成为他们幻想中的“流血的伤口” 二百年来,西方国家在新疆可谓坏事做绝,本应潜身缩首、悔过赎罪,如今却还道貌岸然、大言不惭地讲自由、人权解放前,神棍横行、老百姓忍受宗教剥削压迫的时候,这些人谁曾关注过普通群众的疾苦那时候他们的“自由”“人权”都到哪里去了如今我们的群众真正觉醒了,有了选择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有了安定幸福生活的保障,他们却跳出来骂我们“干涉自由”“侵犯人权”,这样的嘴脸,不就是现代版的“叶公好龙”吗! 在这一场思想解放潮流中,群众已经真正认识到,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正确的时代做的正确的事情,是为了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为了各族群众的安定生活和美好未来 二百年来,那些国家,吃饱了面包,睡足了觉,终归是要骂人的,甚至还会给我们制造麻烦,这个本性估计是很难移,也移不了了中国共产党有志气,各族群众有志气,敌人的咒骂,骂不倒我们,敌人的威胁,也吓不倒我们,只会更加激发各族人民爱国、爱社会主义、爱共产党的热情,只会更加激发各族群众团结一心、共同建设美好新疆的热情,只会更加激发各族群众在追求世俗安定幸福生活的思想解放潮流中一往无前!